返回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颯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四十章 古古怪怪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甦青湖默。

    這小子說的是什麼東西?什麼叫你笑的時候他都扶著你怕你閃到腰?

    她瞧著二蛋,仔細回想了一會兒,深刻懷疑那個笑得夸張到需要人扶的自己是不是存在過……

    二蛋回望甦青湖,後背一涼,一股涼氣順著腳底板直沖天靈蓋,無辜神情和呼之欲出的叨叨在她莫測的注視下,瞬間收斂干淨。

    老天爺呀,新……新媽看他跟看被堵在灶台上的耗子似的,要不是怕打翻油瓶,立馬就能給他一鞋底!

    他瞪大眼楮,一句彩虹屁脫口而出出,“媽,你不笑的時候好好看!”

    甦青湖驚了,嘴巴微張,不可置信地看著二蛋。

    這什麼騷操作?反向彩虹屁可還好?

    她忍不住想笑!

    只嘴角才剛上揚了一點點,腦子里忽然就想起這小子剛才嘟囔的那句話……

    忍!

    有些事兒寧可信其有,就比如到了隨便修條地鐵就能伴隨著一場又一場大型考古的十三朝古都,就不能信誓旦旦地說自己從來沒怎麼怎麼樣,不然接下來就是大型大臉現場。

    首都怎麼說也有三千多年歷史,說話該注意還是得注意點,畢竟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大院能有什麼秘密?萬一真笑得閃到腰,這輩子別人提起她甦青湖,腦子里首先檢索出來的就是——那個第一次見公婆笑太厲害閃到腰的陳家兒媳婦!

    想想都可怕!

    她甦青湖一世英明堅決不能毀于這句反向操作彩虹屁!

    甦青湖忍住了,陳列沒忍住。

    在二蛋話音還沒落地時,他就笑咧了嘴,但好歹忍住沒發出笑聲。結果越是回味那句馬屁,他就越不能自控,忍得面部扭曲了都,最後還是放棄了,笑出了聲。

    他一笑,陳父和錢寅陡然反應過來,沒好意思笑出聲,但眼里的笑跟大壩泄洪沒差了。

    甚至于陳嫣臉上都憋得恢復了血色。

    甦青湖惱羞成怒,狠狠瞪了陳列一眼,見他控制不了自己的面部表情還笑還笑,心下一狠,決定共沉淪。

    她下巴點點被大家笑得懵逼的二蛋︰“來!夸你爸一句。”

    二蛋本就在懵逼狀態,甦青湖命令才一下達,他立即就張嘴了,“爸,你笑起來真好看!”

    陳列靜默了一秒,下一瞬爆笑出聲。

    這一下,連陳父和錢寅都沒能忍住,哈哈哈笑出聲。

    這倆孩子太逗了!

    陳父腦子里才升起這幾個字,才忽然想起甦青湖已經不能算是孩子了,就輕咳了一聲,收住笑。

    二蛋沒看他們,見甦青湖眼里不再是高深莫測,而是明朗得跟春天的什剎海一樣,心里一松,笑眯眯地拍胸脯保證,“媽,我們以後都保護你,不欺負你!”

    大蛋︰“……”

    大蛋看了他一眼,不滿他代表他發話。

    但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他不動聲色地瞥了陳嫣一眼,家丑不可外揚,現在抗議,肯定讓外人看笑話……

    “陳列,小甦,大蛋二蛋,你們來啦。”陳母剛才炒著菜,沒能出來,這會兒把煤氣灶一擰,菜盛到盤子里,鍋鏟一扔,就急急忙忙出來了,“外面熱吧?快坐!”

    陳列喊了她一聲,甦青湖也跟著喊了一聲“媽”,大蛋二蛋則是乖乖喊了聲“奶奶”。

    “好好好!”陳母看著甦青湖,心里歡喜滿意,可在她面前卻莫名有些拘謹,“小甦,渴不渴?”

    甦青湖笑︰“還好的。”

    她一笑,陳母的拘謹消失了一大半,“你們先坐著,我再炒幾個菜咱們就開飯。”

    說著就要進廚房,只是才走了兩步,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看向陳嫣,“嫣嫣,你涼拌菜做的不錯,來幫我搭把手。”

    陳嫣這一瞬間突然覺得現在的家不是自己的家了,為什麼去廚房只喊她一個?

    她沒忍住看了甦青湖一眼。

    甦青湖似是不經意地對上她的視線,笑了笑。

    怎麼?

    她頭一天上門,大姑姐就要搞事兒嗎?

    陳嫣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轉身往廚房走。背對著甦青湖,她情緒外泄,看向陳母的目光帶著委屈。

    陳母似是不經意掃了女兒一眼,轉而又對甦青湖笑笑,然後進了廚房。

    錢寅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兒,笑呵呵地跟陳父和小舅子說著話,還照顧著倆孩子,跟他們也說上幾句。

    甦青湖站在陳列旁邊,一邊挽袖子,一邊听著他跟陳父和錢寅說話。

    嗯∼她現在幾乎可以肯定錢寅是工科男了。

    人這會兒注意力不在陳父和陳列身上,而是在想方設法引起倆孩子對工科領域的興趣和好奇心。

    “酸堿滴定是什麼?一氧化氮又是什麼?一氧化氮遇見空氣為什麼會變紅?”二蛋滿頭的問號,“學這些可以干啥?”

    不等錢寅開口,大蛋先說話了,“你安靜點兒。”

    二蛋嘟囔,“我以前也沒見要用到這些啊,姑父說的徒手劈磚也一樣,誰用手劈磚頭啊,人家建築工人都有磚刀……”

    不實用!

    他自己在心里默默下了個結論,然後不說話了。

    大蛋板著臉,“你沒見到要用這些,不代表生活中就真的沒有用到過這些東西。”

    雖然他也不知道這些東西究竟運用到哪兒了,但他能肯定是自己知識面不夠才這麼無知的。

    錢寅也不惱,笑眯眯地解釋︰“化學能夠創造新物質,認識新物質,是一種變化多端充滿挑戰的存在。就像你問的那些問題,這些東西是什麼,為什麼會發生變化,可以干什麼,這些都需要你去探索發現。”

    二蛋︰“……”光是听,他都覺得麻煩得不行了。

    而大蛋眼里卻迸射出光芒,嘴巴張了張,想問些什麼,卻因為想問的太多而不知道從何問起。

    甦青湖覺得,這就跟學渣想要好好學習,向學霸請教問題,學霸問你哪里不懂,你吭哧了半天只能憋出一句都不懂一樣。

    “你們看過電影嗎?”錢寅問。

    倆孩子點點頭,“看過。”

    “抗戰電影看過嗎?”錢寅繼續問。

    二蛋瞬間上頭︰“看過打鬼子!”

    錢寅︰“那細菌戰和化學戰听說過嗎?”

    這話一出,陳家父子倆止住話頭看過去。

    甦青湖能感覺出倆人瞬間外放又收回了的氣勢。

    行了,這幾人看起來挺和諧了,她看向陳列,“你們先聊,我去廚房看看。”

    陳列正想要不要跟過去,就收到甦青湖一記警告的眼神,瞬間歇了,“嗯。”

    甦青湖跟陳父打了聲招呼,就往廚房走。

    身後錢寅還在認真跟兩個孩子講解,“細菌戰和化學戰都是生化武器,極端危險,具有擴散性和不可控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