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們醫修超勇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六章 收留之日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去啊!”

    守園老者又是說了一遍,剛剛說完之後,剛勁的氣勢肉眼可見的衰弱了下去,但是眼神中的殺氣不減分毫。

    同門相殘,這是完全違背祖訓的行為!

    他眼里容不得沙子,也不想廢話。

    大長老身旁的兩人,絲毫不敢有什麼動作。

    就連那位毒醫,也是神色戒備的看著老者。

    剛剛老者的下毒手段她見到了,在神不知鬼不覺的地方,便是直接讓一位金丹期巔峰的強者失去了戰斗力,他能看出來,這是老者在警告她。

    這種實力,只能用鬼神莫測來形容。

    至少,有元嬰中期!

    而且還不是那種傳統意義上的毒修,甚至,連毒修都算不上,醫修?

    有這種用毒手段的醫修,逆天了吧?

    至于那位素衣男子,則是剛剛在想要動手的一瞬間,感受到了一種磅礡如海的滔天氣勢。

    這還怎麼玩兒?

    先前可沒說過,宗門之內,有著這麼一位堪比活化石的老祖宗啊!

    他們不會看骨齡,但是也能夠猜到,這位老者,至少活了上千歲了!

    一千年,哪怕是尋常元嬰期,也化作土,化為泥沙了吧!

    這位卻是依然屹立不倒。

    實力強橫到了讓人覺得可怕的地步。

    一時間,哪怕是作為對手,兩人也對面前這位風燭殘年的老人產生了一股敬重。

    “不,你不能殺我,楚兄,快,出手啊!”大長老這一刻,終于慌了。

    但是,那位姓楚的男子被老者的氣勢所震懾,老者的氣機牢牢地鎖定了他,他不能出手!

    他怕自己剛要出手,就被老者一巴掌拍死,所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他毫不懷疑,老者是絕對有這種實力的。

    太恐怖了,這種用生命力換來的實力,讓人驚悚。

    阮陽縱然給他許諾的再多,他也得有命花才是。

    “楚兄!”

    “閉嘴!”

    大長老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位素衣中年人,恍若受到了一萬倍的打擊。

    自己人,反水了?

    萬丹雲一步步的向著大長老走了過去,看了一眼老祖宗,又是看了一眼大長老,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說道,“師弟,你不該存有聯合外人篡位的心思。”

    王恆,“......”

    廢話真多。

    沒有多管,直接走了出去。

    對于這幾人,王恆是一點興致都沒有了。

    留下了江陽,還在等待著看戲。

    身後的厲修微微提醒道,“先生不留下再看看?”

    在一眾人的注視下,王恆離開了大殿,只覺得索然無味。

    “不了,不了,職業病,見到人沒死就想救,要是真的救了,那就白殺了。”王恆笑著說道。

    雙手負在身後,管他身後什麼喧囂,一路緩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小院落。

    茶水正沸。

    等到第三盞茶入口的時候,江陽帶著一位捆縛住的黑衣女子走了進來。

    “先生,人帶到了。”江陽將人往王恆旁邊一甩。

    女子雖然渾身都籠罩在黑暗中,但是,脖頸處透露出一抹不正常的蒼白,也能看出,這是位容貌不是很遜色的女子,只是,少見陽光。

    “怎麼對一個姑娘家這般粗魯。”王恆笑著搖頭。

    “毒師手段,鬼神莫測,這一路上,至少被她偷襲了數次,若非是有先生的靈藥百毒不侵,恐怕已經是著了道了。”江陽神色不善的說道。

    雖然是四品毒修,但是一身實力,也已經將近元嬰期,若是全力以赴的話,對上江陽這等實力的強者,也是不會遜色太多。

    只是,她雖然實力強橫,卻是忽略了一點,實力再強,也是建立在一身的毒的基礎上,而有些人,在藥罐子里長大,根本不懼毒。

    “松綁吧。”王恆抬頭,只是淡淡的說道。

    看著臉色鐵青的江陽,這還是王恆第一次看到江陽吃癟,只覺得有些有趣。

    可能,真的是被這小姑娘氣到了吧。

    “好。”江陽不情不願的將捆縛住她的繩索松了開來。

    “大殿內的戰況如何了?”王恆抿了一口茶水,不緊不慢的說道。

    “大殿內,已經塵埃落定,大長老負隅頑抗,已經伏誅,那楚姓中年人,倒是逃得快,守園老者也沒有過于追究的想法。”江陽一五一十的介紹道,“只是我看,守園老者應該是油盡燈枯了,哪怕是強行用秘法吊起來,實力發揮不出來十之一二,倒是可嘆了。”

    “這是他的命數,也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們無從干涉。”王恆沉吟了一下,說道,“這也算是清風谷的家事,我承了清風谷的情,也不能保證免于爭端。”

    江陽點了點頭,自然也知道,先生不欠清風谷什麼,甚至,還救過清風谷的親傳弟子一命,這樣的先生,光風霽月,這也不是什麼污點。

    不出手,自然有不出手的道理。

    說句不中听的,就算是你想要出手幫萬丹雲,萬丹雲也會思索你是否有什麼目的。

    守園老者自己的選擇,是耗費最後的生命力,揮出那麼一擊,為宗門清除障礙,這也是命數使然。

    雖然他大可請王恆出手,自己繼續苟延殘喘,但,活了千年,也是有傲氣的。

    女子見到兩人在談論其宗門之事,頓時間覺得自己的存在感有這麼弱嗎?

    看了王恆一眼,隨後嘴角輕勾,這是你給我松綁的,那就別怪我了!

    眨眼間化為了一道黑色的光芒,想要遠遁。

    王恆屈指一彈。

    四塊靈石飛出,一道金色的牢籠瞬間將她罩在其中。

    女子,“......”

    四塊七品靈石?

    她有這麼值錢嗎?

    僅僅是困住她而已?

    這一刻,她終于知道,為什麼清風谷的那群廢物醫修為何事事都好像要參照王恆的意願一樣。

    原來,這位的實力這麼強!

    光是抬手,就能鎮壓她!

    深呼了一口氣,知道逃脫不掉,便開口嘲諷,“先生好手段,用這等陣法,就為了困住我一個弱女子。”

    “弱女子。”王恆打量了黑衣女子一眼,輕笑了一聲,“就你?”

    “呸!”黑衣女子輕輕的啐了一口,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赧然。“今日落入先生之手,要殺要剮,悉听尊便,但求給個痛快。”

    王恆沉吟了一下,沒有搭她的話茬,而是緩緩開口。

    “觀你剛剛的手段,是毒修自爆子蠱的遁術吧,這種毒修手段,起于南嶺的萬瘴谷中,那里盛產一種叫半月蠱的母蟲,同時,清風落雁,也起源于南嶺。”

    王恆看了一眼黑衣女子之後,頓了頓。“傳聞修煉了這種毒蠱之後,面上會出現一種半月紋。”

    “形如半月,色如紫檀,我說的沒錯吧?”

    黑衣女子震撼莫名的看著王恆。

    說的何止是沒錯,能一口道破她的身份,甚至連她的遁術都看得一清二楚。

    甚至于說,她覺得,在王恆面前,幾乎是沒有秘密!

    “想不到北荒還有先生這般存在。”

    黑衣女子輕輕的笑了笑,不再掙扎,身旁禁錮著的囚籠也隨之破碎,四枚靈石耗盡了靈力,啪的一聲,應聲破碎。

    女子輕輕地將籠罩在臉上的黑色斗篷撩了下去,露出一張清雅柔夷的臉龐,二十歲左右的面龐,只是,一道紫金色的半月紋路極為的明顯,色如紫檀,倒是錯了。

    因為她修煉的不是半月蠱蟲的母蠱,而是半月蠱皇!

    “先生說的是極,我出生在萬瘴谷,修的,也是半月蠱的母蟲皇者。”女子的聲音清冷,恍若聲音之中夾雜著冰霜。

    王恆微微點頭,笑著問道,“既是南嶺之人,不知為何不遠萬里來到這北荒不毛之地,我記得,南嶺若是想要進入北荒,還要經過中域的中轉站吧。”

    “先生果然博學廣聞,小柔佩服。”女子微微拱手。

    隨後沉默良久。

    王恆也不急,輕輕地喝了一口茶水。

    “母親曾經愛上了一位前來南嶺游歷的北荒醫修,隨後自甘墮落,放棄一身毒師修為,嫁為人婦,卻遭始亂終棄,含怨而終,我此來北荒,一是為了為母報仇,二是為了見識一下北荒醫修的手段。”

    王恆听著女子的口述,頓時間眼楮微亮。

    他已經腦補出幾十萬字的言情話本了。

    一個北荒醫修,身中劇毒,之後,被萬瘴谷的毒師女子所救,日久生情,放棄一身的毒師修為,遠嫁北荒,然後,或是父母不同意,或是原配排擠,總之,最後被渣男拋棄,最後,郁郁而終。

    然後,話本的第二部,是這女子來北荒報仇,然後渣男父親曉之以理動之以情,最後以差點身死的代價,消除兩人隔閡,父女撥開雲霧見日出。

    最後,女子還收獲了愛情,這就是完美的女主套路啊!

    至于這男主是誰,王恆悄咪咪的看著江陽一眼。

     ,還挺合適!

    “所以你就以清風落雁之毒,加禍給萬掌門?”江陽皺了皺眉。

    他不覺得女子是在說假話,只是,這真話,也讓人難以信服。

    為了見識下北荒醫修的手段,就下毒給一位無辜的醫修?

    並且,還是明知道大長老是想要篡權奪位的情況下,下意識的幫助那等人?

    這種心智,恐怕還不成熟吧?

    王恆倒是理解這種心態,毒師嘛,並且是這種前十幾年都生活在山寨中的,我行我素慣了,不適合根據現在的規則來約束他們。

    沒有母親,對父親也只剩下了一腔仇恨。

    這種女子。

    需要有人去引導,也需要有人去理解一下。

    “清風落雁不是解了麼,況且,如果這種毒都解不開的話,那我真的要重新評估一下北荒的醫修水平了,讓同行恥笑。”女子不屑的說道。

    王恆沉吟了一下,微微點了點頭。

    好像還真的挺有道理的,清風落雁的毒很好解決,只是,可能萬丹雲當時把這四品毒想的太過復雜了,實質上,即便這是一種罕見的混合毒,但只要是對癥下藥,也很容易解開。

    當然,這是對于王恆來講。

    至于北荒醫修的水平,王恆還真是不太敢肯定。

    另外,這種也並不是直接要置人于死地的那種毒,看起來小姑娘做事,還是有著分寸的。

    不過,毒師算是什麼同行?

    人人喊打,如過街老鼠一般。

    醫修正大光明,從來不怕人議論。

    兩者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好吧?

    “即便是如此。”江陽冷哼了一聲,“你被人利用,恐怕也好不到哪兒去。”

    “我只是想要他幫我進入秘境罷了,不然,你真的以為我會看上清風谷這一畝三分地?”女子撇了撇嘴說道,“是我利用的他!”

    王恆看了一眼小姑娘倔強的神色,倒是也覺得有些好玩。

    不管是誰利用的誰,結果都是一樣的。

    如果沒有守園老者出手,恐怕也就成了殺人的幫凶了。

    “你走吧,我不殺你。”王恆淡淡的說道。“只是,我勸你好自為之,不要做出惡事,否則的話,你這點修為,不夠看。”

    王恆也沒打算殺她,他對毒修沒有什麼偏見。

    畢竟,南嶺就是毒蟲之鄉,那里蠱毒遍地,毒師也就是應運而生而已。

    “你要我走,我就走?”女子一屁股坐到了桌子上,“本姑娘還不走了。”

    王恆沒有絲毫意外,“那就留下吧,江陽帶她去看看房間。”

    “她......”江陽還想說什麼,對上了女子那傲然得意的小臉,仿佛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仗著先生不殺她,便這般得意?

    不過江陽倒是看的很開。

    先生既然留下她,自然有作用。

    雖然這女子一看就是沖著那秘境來的,如今不離開,怕是也對那秘境起了心思。

    王恆自然知道這一點,但是,她沒有害過人,身上沒有煞氣,心思單純,秘境嘛,天材地寶,有緣者得之,況且,王恆對秘境也沒什麼興致。

    既然這女子有興趣,只要不害人,王恆還真不在乎她做什麼。

    況且,小姑娘說好听的是一張白紙,說不好听的,那就是一個白痴。

    走心思單純這一套,在十方世界這個殘酷的斗獸場之中,行不通啊!

    若是再被人利用,還不如就留在這里。

    //

    新的一個月,求月票呀~

    推薦票有的,也就順手投了吧,免費的~

    另外,感謝【七情斷】,【別時長亭柳依依】,【大多元宇宙統治者】,【騷年你好秀】,【北木羽】,【夢幻之星空糖豆】,【艦長的微笑】的打賞~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