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們醫修超勇的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六十九章 交易之日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老者走了,王恆這邊的生活還是要繼續的。

    清風谷口,目送著老者離開,心情倒是有些五味陳雜。

    可能,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那些為了向道,義無反顧的人吧。

    老者可以說,已經是死過了一次了。

    現在又多了幾年的時間,雖然這段時間,他無法動用靈氣,只能相當于一個普通人,但,一身的醫修手段不會變。

    或許,某一日,老者真的歸來呢。

    有朝一日,花開十里,和風遇月。

    將心思收了起來,“走吧,回去。”

    “老先生當真是瀟灑快活,突破了生死,大起大落之後,倒也算得上是心境暢通,恐怕此行會有更深層次的突破了。”江陽也是微微感慨。

    當然,這個突破自然不是修為上的,而是境界上的。

    修士,通曉生死,練達魂靈,這就是一種境界上的提升。

    劍修,法修,對于這種心境要求還是極為嚴格的。

    當然,大部分人看來,境界,就是實力而已。

    “是啊。”王恆也是難得的附和了一句。

    剛回到院落,厲修從遠處由遠及近的走了過來,“先生。”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王恆負手而立,問道。

    “我跟著追蹤了很長一段時間,大概確定了他的位置,應該是現在藥王谷中。”厲修恭敬的說道。

    藥王谷。

    王恆微微點頭,“做得很好,接下來就不用盯著了,東西給我吧。”

    厲修點了點頭,遞過來一個玉盒。

    “先生,要不要我出手?”江陽轉過頭來問道,“反正那毒修都拘來了,也不差這麼一個。”

    “不用你出手,此事我自有安排。”王恆緩緩說道。

    “好。”江陽微微點頭。

    “你待會兒將姜小柔叫來,我要跟她做個交易。”王恆笑著說道。

    江陽眉梢微挑,姜小柔麼。

    不僅僅是身世不清不白的,還是個毒修,能辦好麼?

    “是。”厲修微微躬身,便離開了。

    王恆看了一眼江陽,“不錯啊,境界穩固了?”

    “是,早已經穩固了,現在的實力已經有了長足的進展。”江陽略帶了一些傲然的說道。

    “三年內能達到化神嗎?”王恆一邊向里面走去,一邊問道。

    “這個......”江陽只能咧嘴笑了笑,“怕是不能的。”

    化神,就像是一道天險一般,攔住了九成九的元嬰期修士,任你驚才艷艷,無法煉氣化神,也都是凡人境界。

    化神之後,便可以稱得上一聲尊者了。

    這一步,自然是千難萬難,十方世界內,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化神期,也要二十五歲了。

    他才二十四歲啊!

    還年輕,還有時間!

    “沒出息。”王恆笑著搖頭,走入了房門內。

    可是,為何先生這麼說?

    “不知先生在年齡幾何達到的化神期?”江陽好奇著問道。

    “大概二十四吧。”房屋里面傳來這麼一句話。

    他今年二十三歲,最最保守估計,明年也應該能達到化神了,這麼一算,也就是二十四而已。

    江陽,“......”

    有被打擊到,謝謝。

    如果真的是在二十四歲便達到了化神,那豈不是要在整個十方世界要記上一筆了。

    只是為何,此前從未听過,先生的名字。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

    他也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

    很快,厲修將姜小柔帶了過來。

    敲了敲門之後,里面傳來了王恆的聲音,“進來。”

    “先生叫你,你就進去吧。”厲修很識相的轉身離開,繼續的看大門。

    姜小柔有些好奇。

    究竟是何事,竟然要在短短時間內,再次把她叫過來一趟。

    不過,她可不敢多嘴,眼前的人,恐怕至少有著化神期修為了,甚至還要強!

    一個小小的手下,都能將她像提溜小雞一樣提回來,甚至那護衛的實力可能都已經是元嬰中期了。

    看這畢恭畢敬的樣子,這位先生怎麼著不也得化神期實力了。

    再加上那廣博的見識,據說這位還是個醫修。

    恐怕,這些因素加起來,不比她那個仇人老爹要弱了哪兒去。

    “來了?”王恆抬頭看了她一眼,“坐吧。”

    房間內,雖然簡單,整潔。

    但椅子還是有幾個的。

    木桌就靠在床旁,陽光很自然的直射下來。

    “謝先生。”她也不敢坐,就站在旁邊。

    “此番叫你過來呢,是想跟你談個交易。”王恆笑著說道。

    “什麼交易?”女子一瞬間警惕了起來。

    她對于王恆還是處于戒備狀態的。

    因為在王恆面前,她沒有絲毫的秘密可言,那一雙眼楮太可怕了,恍若是能夠看穿她的各種心思一般。

    這種人的實力恐怕達到了返璞歸真的境界了。

    心境,也超過她無數倍。

    王恆不答,從一個盒子中取出一個蜜蜂來。

    “這是,追魂蜂?”女子眼神眯了眯,一瞬間想了很多事情,“先生監視我?”

    “並不是,你感應一下。”王恆將盒子遞了過去。

    追魂蜂並不是那麼好飼養的,厲修卻是有那麼一只,用特殊的藥粉,來追蹤妖獸,和一些敵人。

    姜小柔和追魂蜂建立起聯系後,便是感覺到腦海中出現一個畫面,那里,她不熟悉,也只能是猜測,“先生是在追尋楚天風?”

    “是。”王恆微微笑道。“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應該能夠猜到,我這次叫你來的目的。”

    “先生是想要借我的手,除掉楚天風?”姜小柔微微皺了皺眉,“報酬呢?”

    “你可以進入醫修秘境。”王恆看了一眼女子,說道。

    姜小柔眼神微微眯了眯。“楚天風對您沒有任何威脅吧,為何,您要死追他不放?”

    “清風谷的家事,不該由外人來插手,這只是給他們個教訓罷了,並非是死追著不放。”王恆喝了一口茶,恍若在說一件毫不相干的事。

    除掉楚天風,一來是想要震懾一下藥王谷,不要在背後搞小手段。

    另外,就是想要敲打一下姜小柔,起到個敲山震虎的作用,讓她知道,自己處于什麼位置。

    “想不到您對清風谷的事情,還算上心啊。”姜小柔冷笑道,“好,這個任務,我接了。”

    “嗯。”

    王恆輕輕的嗯了一聲,沒有多說什麼。

    出了房門之後,姜小柔輕輕的舒緩了一口氣。

    看起來,王恆已經將秘境視為囊中之物了。

    看來想要在秘境之中找到什麼東西,很難了。

    ......

    一夜過去。

    藥王谷中楚天風太上長老隕落,此事,只有少數幾個實權高層知曉,都暗暗記恨上了清風谷,卻忌憚這種實力,不好發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