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聊齋坑妖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三章 槍不打出頭鳥行不行(三更過度,馬上高潮)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接下來的日子,一如既往,毫無波瀾,那代表著身份的從七品腰牌,也在第六天由崔煥章興沖沖的給帶了過來。

    達到胡憂這個官職,實際上應天監尋常也沒什麼特定任務派發給他們了,胡憂便開始每日練武,實際上這武道,倒是差異不大,並沒有什麼專門給練氣期習練的特殊功法。

    實際上到了練氣境,舉手投足,一招一式,都有真氣加持,尋常武技施展開來,威力也是倍增。

    只是可選擇性多了很多,那藏書閣中所有武技,已然對胡憂全部開放,不過胡憂挑了許久,沒有什麼中意的。

    他不喜歡貪多,便每日只琢磨原來的伏虎拳,以及左校尉教的刺日搶法。

    這鬼影子不只是真氣運行之法,其中同樣包含了兩門武技,分為隱匿身法燈下黑,輕身身法抄水燕。

    好吧,到現在他才明白,為何崔煥章對他選這個鬼影子有些唏噓。這門功法配套的武技的確很一般。

    燈下黑顧名思義,就是練習隱匿,躲藏的身法…….

    而這抄水燕,則跟草上飛差不多,是一門輕功,只是比草上飛來的要高明許多。

    這兩門功法,胡憂不配合真氣運用,到也感覺平平無奇,但是一旦運用真氣搭配,則威力倍增。

    現在的他經過反復測試運用抄水燕提氣輕身,已經可以一縱丈許;

    至于這個燈下黑,則是教的一些利用環境躲藏隱匿的身法,如若不用真氣配合,倒也稀松平常,不過使用真氣搭配的話。

    胡憂特意測試了一番,那就是藏在角落,居然可以大幅度降低存在感,以及自身氣息;讓人下意識的認為這里沒有人。

    看來這就是鬼影子功法的奧妙了,的確是適合潛伏刺殺之道,更適合斥候之類修煉,按照功法上所說,倘若練到先天境。

    更可以連周身氣味都死死鎖住,讓人無論從視覺上,以及從氣味上,俱都很不容易發現。

    這次胡憂成功突破進入練氣境,按照他之前多余的功勛來看,又可以升級了。

    于是何菖蒲,又登記造冊,將胡憂的從七品腰牌收了回去,等待上頭重新下發正七品下的致果副尉的腰牌。

    至于服裝武器,倒是不用更換,整個七品,都是一樣的服裝武器,區別只在于腰牌。

    胡憂本不願意用劍,畢竟沒專門研究過劍術,不過這是制式武器,那不要白不要,挎著裝裝樣子也是好的。

    接下來他又用剩下的功勛,要求換取同級別的大槍。

    這個要求倒也不過分,畢竟應天監武技大有不同,不用劍的大有人在,只是想要打造武器,同樣需要不少功勛。

    以胡悠剩下的兩個綠僵功勛,倒是勉勉強強,剛好夠用,七品級別的武器,河東郡不能制造,依然老規矩,上報;等待齊州天工院制造。

    剩下的七個白僵功勛,則讓胡憂兌換成了兩張符;這東西價值不小,普通校尉根本換不起,畢竟白僵已經等同于淬體境的妖獸;

    晉升到正八品宣節校尉,才需要六頭,便已經綽綽有余,尋常人等,哪舍得去換取外物。

    兩張符名為神宵五雷符,這東西據崔煥章所說,根本不是出自朝廷,而是花了大價錢,從什麼神霄派手中換取。

    當然了,這五雷符遠遠沒有那種引天雷的效果,只是激發之後,模擬出雷霆之威;有誅殺妖魔之能,尤其對抗鬼類,據說有奇效。

    他畢竟在生前的世界沒見過鬼,妖物還好說,起碼看得見摸得著,對付鬼類,胡憂便總覺得沒啥底氣,搞不太懂她們的攻擊方式。

    雖然在蘭若寺中也見過不少,他還是對這種古怪存在,有些莫名的忌憚。

    時間荏苒,轉眼間又過了一個多月。

    胡憂也算是徹底將真氣融合進了槍法,拳術,身法之中,就連新得到的鬼影子身法,也練的似模似樣,有了些火候。

    這一日胡憂想著,自打出來,已經很久沒回家看看了,反正左右沒什麼事兒,正想請假回去看看胡翠蓮,以及寧采臣羅子浮時。

    “咚咚咚…………”

    一連九聲鼓響,傳遍了整個河東郡蕩妖部。

    嗯?發生了什麼事兒,這是召集全體人員,緊急開會的咕聲,難道出了什麼大事兒?

    胡憂正琢磨呢,趙德柱風風火火的跑了進來,上氣不接下去道︰

    “胡大人,曹主事召集全體校尉,在議事廳開會,快跟我走吧!”

    要不說這趙德柱憨呢,這麼大鼓聲,胡憂能听不見麼,哪用得著他特意來通知。

    胡憂也不禁莞爾,這人沒啥腦子,但勝在听話,倒是個做小弟的好材料。

    當下胡憂換好了官服,在趙德柱一臉羨慕中,倆人出了房間,直奔議事大廳。

    等胡憂倆人到了,發現里面已經密密麻麻站滿了人,整個河東郡的人差不多都到齊了。

    曹雲在上首主坐,兩旁坐的則是正七品下的致果副尉何東,齊長江。

    再往下看,左側站的都是從七品的教頭,崔煥章,以及和他同為教頭的馬超群,典碑;

    他們身側則是三名胡憂並不太熟悉的從七品翎麾校尉,孫子強,陸大勇,馮不平。

    這就是河東郡全部的七品校尉,全部到齊。再往下看,則是分列兩側,一排排的八品校尉。

    至于九品仁勇校尉,那屬于炮灰級別,這種高層會議,他們是沒有資格參加的。

    不過曹雲右方下首坐著的兩人,胡憂卻一個都不認識,這倆人看起來氣息萎靡,衣衫破爛,隱隱透著血腥氣味,更不斷咳嗽氣喘,好像受傷極重的樣子。

    見到胡憂進來,眾人紛紛側目,曹雲連忙招呼道︰“胡老弟,來來,過來坐!”

    他這般稱呼,其實便可以見其態度了,胡憂雖然突破進了練氣境,在功勛累計之下,達到了正七品下致果副尉。

    但是畢竟資歷還淺,屬于剛剛晉升,他這般直呼老弟,的確是有示好之意。

    胡憂其實並不喜歡這樣,槍打出頭鳥,還是悶聲發大財來的好,這主事這麼一搞,指不定其他校尉怎麼想。

    不過沒辦法,人家都出言招呼了,何況官大一級壓死人,目前他的確是有資格挨著曹雲,坐在何東齊長江身邊的。

    胡憂一邊走,一邊笑容滿面,跟兩側熟悉的人點著頭,打著招呼。

    按說胡憂為人處世這塊,的確少有人及,雖然加入不久,但是上上下下,跟很多人關系處的都不錯,大家無不笑臉回應。

    不過卻有三人,同時別過了頭去,沒搭理胡憂,更是隱隱傳來不屑一顧的哼聲。

    胡憂自然知道這三人是誰,這三人自打他加入之後,就沒怎麼見過,當下也沒當回事兒,走上前去,挨著何東齊長江坐定。

    這時候從那三人處隱約傳來小聲話語道︰

    “哼!什麼東西,不過是走後門,攀附權貴進來的!你說是不孫大人!”

    “是啊,有些人也不知道有什麼本事,能跟副尉大人坐在一起!陸大人所言極是!”

    “呵呵!依我說你們兩個還真別酸,人家自然有咱們不知道的本事,你看他唇紅齒白,模樣端正,搞不好用了什麼非常手段,反正我馮不平是做不到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