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在聊齋坑妖魔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五十五章 無故有孕生下怪胎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
    說是不知是何年月,隨著連綿不斷的暴雨;此河開始大漲,水淹無數城郡,導致百姓房屋被沖垮,農田顆粒無收,更是淹死了無數人。

    而據說大雨之下,有些地勢較高的村子,僥幸沒被淹到,還能勉強過活。

    說是有這麼個村子,其中有一對兄妹,相依為命,有一日這妹妹去河邊洗衣,卻莫名其妙的昏迷了。

    等她醒過來回到家,怪事就從此開始了,這妹妹本是大姑娘家,卻奇怪的有了身孕。

    眼看著肚子一天天大起來,在鄉親們的指指點點下,這兄妹更是無臉見人,那哥哥更是要打掉這個來路不明的孩子。

    不過那妹妹卻不忍心,堅持著把孩子生了下來,哪成想十月懷胎,分娩的時候,卻生下來了一只嬰孩般大小的小黑蛟。

    哥哥頓時大怒,認為此是不祥之兆,要當場砍死這只小黑蛟。

    而妹妹雖然生下了怪物,但是畢竟是自己所生,于心不忍,遂苦苦哀求哥哥,給他一條生路。

    哥哥怒極,但是望著哭的梨花帶雨的妹妹,終究是沒狠下心。

    最終這只小黑蛟,在妹妹的撫養之下,開始慢慢長大,不過有一天,卻忽然被村民們發現了,大罵其和妖物苟合,生下孽種。

    于是將兄妹二人,全部抓住問罪,而那小黑蛟,則是被妹妹拼命護住,將其偷偷放生進了河流之中。

    可憐兄妹二人,有口難辯,就在那河邊,被眾村民生生一刀一刀凌遲殺死,據說血水將河流都染紅了一大片。

    自此之後,村子倒是安生了一段時日,隨後過了好多年,依然是大雨連綿,百姓民不聊生,忽然有一日。

    于河流之中竄出一只粗大的黑蛟,將參與殺害兄妹的人,全部咬死,據說血水流的,整條河流都紅了三日。

    隨後那蛟龍于河中口吐人言道︰爾等殺我母舅,我殺爾等;此為報仇,不過我畢竟受人族恩惠,便為你們解決水患吧”

    話落這蛟龍幡然入河,隨後電閃雷鳴,河水劇烈翻涌,眾人隱隱听到河中不斷傳來巨大的嘶吼搏斗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條河,開始不斷翻涌出紅色液體來,慢慢的,整條河水都開始染紅,說來也怪,自打這之後,便風平浪靜,暴雨停歇,這條大河就此再也未曾漲過水。

    後人為了紀念此怪,據說還為其立了廟,塑了雕像,稱其為赤河伯。

    而從此這條河,水質就一直泛著微微紅色,因此也被後人命名做了赤帶河。

    不過這赤帶河看似顏色怪異,但卻沒有毒性,相反甘甜可口,河里魚蝦眾多,是沿河百姓的主要水源獲取之地。

    可以說這一條曲折蜿蜒的赤帶河,養育了河東河西郡下,祖祖輩輩,不知多少人……..

    赤帶河邊,自然有臨河小鎮,眾人到了這名為臨河鎮的地界,雇了艘拉貨的大船,連人帶馬,一起朝著河西郡而去。

    穿過這赤帶河,又連夜行了八百里,這才在第二天清晨,來到了河西郡的地界。

    進了河西地界之後,倒也沒發現什麼遍地妖魔的情景,百姓生活如常,從表面上看,並沒有什麼古怪。

    不過若是如此,曹雲等人越是擔憂,往往看似平靜之下,才醞釀著驚人的風險。

    眾人馬不停蹄,毫不停歇,一路穿過河西地界,于午時左右到達了河西郡城。

    這一路也幸好坐了一個時辰的船,不然一口氣跑了近兩千里路程,恐怕這些戰馬雖然膘肥體壯,也根本扛不住。

    饒是如此,仍然有些戰馬到達目的地後,氣喘炸肺,倒在地上抽搐死去。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兒,畢竟人總是比馬兒重要的多。到了河西郡蕩妖部之後,眾人這才發現,事情遠遠比他們想象的更加棘手。

    原本他們以為河西郡僅僅是跟河東郡求援,未成想,河岸郡和河尾郡的人馬,也都先後來援。

    大家一踫頭,河西郡的人一解釋,這才知道情況緊急,各地每天都有大量百姓失蹤,河西郡是接連派出了人馬,一起求援了三郡。

    河西郡的主事何守方,拖著重傷之軀,也不得不硬撐著操辦宴席,招待這幫來援的同僚。

    宴席之上,何守方眼角含淚,十分沉重的朝著眾人深鞠一躬道︰

    “多謝諸位同僚來援,我何守方,實在是沒辦法了,河西郡百姓苦矣,看似沒有波瀾,其實下面各縣城不斷上報,每天都有數百人離奇失蹤。

    “而我河東郡校尉們,更是死傷慘重,孤木難撐!”

    “事情緊急,何某就算拼著被問責,上報齊州請求支援,也是來不及,畢竟齊州實在太遠,恐鞭長莫及!也只能厚顏無恥,向諸位同僚求助了!”

    曹雲第一個開了口,實則河東河西也是最近,他們兩個平日里自然是有些私交,這種時候,豈能不開口維護。

    “何大人,何出此言,你我四郡同氣連枝,互為表里!我等應援,本是正理!”

    曹雲開口之後,其他兩郡的主事,同樣也是親自帶隊;見到此景,也是紛紛出言附和道︰

    “曹大人說的是,何大人你太言重了,赤帶河四郡,本就是一家人,理應援助!”

    “哈哈!老何啊,你不要哭唧唧擠貓尿,如今我四郡齊來,我倒要看看,有什麼妖魔這麼大膽子,居然敢公然禍害赤帶河四郡地界”

    事實上他們說的也的確是肺腑之言,赤帶河四郡緊鄰,的確是同氣連枝,更同屬齊州管轄,倘若河西郡真出了什麼大事,他們面子上自然也不好看。

    何況這玩意禍兮福所倚,看似危險,實則也代表著大量的功勛可撈,包括眾主事在內,誰能嫌功勛多,要不然他們怎麼如此心照不宣,俱都是親自帶隊。

    現如今,能潛伏在人間不漏形跡的妖魔可不好找,這起碼都是妖靈境的存在,每揪出來一個都代表著大量功勛。

    眾人都是軍漢,雷厲風行慣了,也不用學那讀書人搞什麼誓師大會,行動動員。

    簡單吃喝完畢,這就開始分配。

    以河西郡為中心點,東南西北,一路一方人馬,這方向也好劃分,全部向著來時的方向劃分即可,河東郡自然分的是東方。

    而河岸河尾分的是南方和北方,至于河西郡,則朝著西方行進。

    河東郡此次前來的人馬,一共四十八人,其中七品官職的算上曹雲胡憂,一共八人。

    而河西郡東方,有四城,一城兩隊,一隊領五名八品校尉,正好分配。

    至于四城下面所管的鎮縣,自然同樣歸每隊所管,兩隊一組,大家自由組隊即可。

    毫無意外,崔煥章找上了胡憂,雖然胡憂現在的官職已經比他高了半級,不過崔煥章還是覺得,自己這學生經驗尚淺,總想著照拂一二。

    那兩名正七品副尉,則很自然的分為了一組,曹雲則帶了那三名嘲諷胡憂的翎麾校尉其中一人,剩下兩人自行組隊。

    這樣安排,看似分散,容易被逐個擊破,其實卻很合理;畢竟東方四城之間,間隔也就幾十上百里最多,互相之間支援起來,也隨時來得及。

    而如果大隊人馬,不斷碾壓式推進的話,怕是什麼妖魔,都被驚住了,從而隱匿行藏,找尋不到。

    眾人吃完飯,不顧天色已晚,立刻分批行動,連夜出發…………….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